返回第十章 上邽城的门,不容易进啊 1/2  大唐第一神探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大唐第一神探由笔趣阁(m.xiaoshuo240.cn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    天高云淡、众山绵延,大地上一片磅礴气象。
    官道上车水马龙,一对少年男女走了过来。
    “前头就到我家了。”
    洛羽儿指着,前方的一座巍峨城池。
    秦州,旧称天水郡,东去长安、西通西域,扼关陇大地之咽喉,往来商贸繁华,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。
    上邽城,正是秦州的腹心所在。
    “阔气啊。”
    赵寒叼着根草,双手已经痊愈了:
    “进城。”
    两人往城门走去。
    前面传来一阵吵闹声。
    重檐拱形的城门下,围了一大群百姓,各种服饰都有:
    “哎,都这种年景了,还要收这些个。”
    “就是,这帮好吃懒做的东西,尽想着搂钱……”
    洛羽儿心想,这南城门一向很通畅的,今天这是怎么了?
    “阿叔进城那?
    赵寒问着一个挑担的中年农夫。
    “是啊,“农夫道,“有些家伙什挑来卖换点粮食,顺道也带小六儿出来,见见世面啰。”
    农夫身旁,站着个几岁大的小女孩,头上扎着双髻,很可爱。
    “这么多人围着,什么事啊?”赵寒问。
    “哎,这个事啊……”
    原来,上邽地处山间平原之地,沃土四野、水源充足,往年的庄稼,大多都有不错的收成。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近两三年来,渐渐闹起了旱荒,还越来越严重。
    到了今年,连续几个月这五乡十里的,几乎没下过一滴雨。眼看就到收成的时节,再这么下去,恐怕今年会颗粒无收。
    民生疾苦如此,官府却好似视而不见,一直没有什么大作为。
    有些大胆的百姓就去衙门击鼓喊冤,可衙门的人说了,他们正忙着件大事,顾不上来。
    “什么大事?”
    “就是……那桩‘恶鬼吃人头’的案子。”农夫道。
    洛羽儿一愣。
    爹爹就因为这事被冤在狱里,自己出门也有一段时日了,难道这案子,又有什么新的变化了?
    “阿叔,”赵寒道,“我听说这案子,和这城里一个流传了很久的传闻有关。
    那是个什么传闻,能和这人头鬼案搭上关系?”
    “那个啊,就更吓人咯……”
    中年农夫声音有些发颤,说出了一桩陈年往事来。
    十几年前,正是前隋末年,天下大乱、烽烟四起。
    李密,刘武周,窦建德,王世充……
    各地豪强望族,暗怀宇内之志,纷纷起兵,称雄一方。又相互攻伐争斗,都想将对方吞之而后快。
    后来,大唐李氏起兵于晋阳,攻破长安、以之为据,大军席卷天下,将各地豪强逐一攻灭。
    而当时占据这陇右之地的,是陇西薛氏建立的西秦国。
    西秦军和唐军酣战数月之后,终于败北,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城池——西秦的都城。
    这正是如今的上邽城。
    据说,当时虽然城池被围,可凭借多年的经略,西秦军守得很稳固,唐军屡攻不下、粮草将尽,正准备退兵而去。
    就在此时,城里突然出现了一桩怪事。
    接二连三的,有许多人莫名地失踪。
    当他们再出现的时候,都变成了一具尸体,没有头、血淋淋的尸体。
    从下到上,从平民到高官,甚至在西秦军的将士里,都有人这样离奇地死去,查不到原因,也好像没个尽头。
    西秦军本来就是强弩之末,被这事一吓,顿时军心涣散,很多将官士卒都私下逃逸。
    唐军趁机一鼓作气攻下城门,西秦覆灭,陇右之地就此平定。
    也是从那时候起,一个“恶鬼出世、专吃人头”的传闻,就开始在上邽各地流传。
    甚至,还有了首不知哪里来的歌谣,唱遍了这五乡十里地:
    喝血的刀啊啃肉的枪
    杀了我亲爹又吞了我娘
    黄泉路上啊闭不了眼
    要吃个生人头来饱肚肠……
    大家伙都说,这恶鬼就是当年攻城时,死难的兵将和无辜百姓。
    他们恨这世道不公,让他们早丧,所以才回来吃人的脑袋,要出出心头的恶气啊……
    往事,动魄惊心。
    赵寒若有所思。
    “那这十几年来,这恶鬼还有没有再出现?”他问。
    inject()
    ;“没有啊,“农夫道,“所以大家伙都以为这事就过去了,可谁知又来了……”
    “你们这帮刁民,都给我听好了!”
    城门那边,突然响起了个声音:
    “天要刮风、民要纳粮,这多少年前就传下的老规矩。
    今儿谁要不交这赋钱,谁就进不了这城门,都给我滚回去!”
    人群最前头,一道关卡挡住城门,数十名衙役守卫着。
    当前一匹大马,一个捕头手执水火铁棍,大喊着。
    “官爷,”人群中有个商人道,“朝廷的规矩,这租粟、调绢和庸绢,我们每年都是按例交齐的。
    可没听说,还要加什么赋钱啊。”
    如今大唐初年,赋税沿袭前隋的法度,实行“租庸调”制。
    商人这么一说,人群中一片附议声。
    那捕头名叫阎横,哼的一声:
    “不见棺材不掉泪,都睁大你们的狗眼,给我瞧清楚了!”
    他从怀中取出一张告示展开,上面盖着血红色的印章。
    “除、鬼、赋?”
    人群看着那张告示,惊讶的声音四起。
    “对了,就是‘除鬼赋’!”
    阎横道,“这上头写得明明白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

笔趣阁(m.xiaoshuo240.cn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大唐第一神探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xiaoshuo240.cn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