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四章 真正的凶手 1/2  大唐第一神探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大唐第一神探由笔趣阁(m.xiaoshuo240.cn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    “秋先生?”
    羽儿很惊讶。
    半空中,白衣书生披头散发,煞白的脸上布满血色青筋,千百条蛇形的黑气,在他身上游走:
    “想我秋生二十余年寒窗苦读,都没能遂了心愿。你一个小小女子,就想美梦成真?
    笑话,真是天大的笑话……”
    书生脸色突然狰狞,一声大喝:
    “将你的浑身精气,拿来吧!!”
    黑雾中,数十只血手飞出,卷着层层黑气,往羽儿的身上席卷而来!
    羽儿明白了。
    这是妖邪啊!
    她想动,可四肢好像被什么锁住了,动不了。
    “爹爹,女儿不孝,不能救你啦!”
    羽儿一闭眼。
    “喂喂喂,我说你个书呆子,深更半夜又吵又闹的,这邻里街坊的不用睡觉啦?”
    头顶上方,一个笑声响了起来。
    一道淡黄光芒从天而降,把四周照得如白昼一样敞亮。那些血手被这一照,纷纷剧烈抖动,化作青烟消失了。
    秋生身上的黑气升腾,把黄光全部隔开:
    “谁敢拦我的事?!”
    “你别管我是谁,”头顶那个声音道,“我先来问问你。说吧,之前还好端端的,怎么突然就害人了?
    是那几位惹你了吧?”
    “害人?”
    秋生冷笑一声,黑气缠绕的脸变得狰狞:
    “如今这个世道,权贵当道、百姓受苦,出身平凡的普通人,就算再努力,也毫无出头之日。
    可你看看,这些所谓的‘权贵’、‘人上人’,是个什么嘴脸?
    那商贾夫妇,刻薄贪财、心怀鬼胎。
    那武官,荒淫好色,无礼粗蛮。
    还有那个文官,还暗藏利器,想杀人越货。
    这世道变得如此的卑劣不堪,就是因为有太多这等权贵、奸商、贪官,这等见利忘义、卑鄙无耻之徒。
    难道这样的人,还不该死吗?!”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    那声音敲了个响指:
    “那我再问你,底下这位姑娘,虽然傻了点,可从今晚进门开始,她都是替你说话,没做过半点坏事。
    你干嘛要害她?”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    秋生脸上的青筋暴胀,像要喷出血来:
    “废话连篇!小小道术,也想把我秋生困住么?!”
    白衣书生浑身的黑气大盛,顿时化作个巨头小身、青面獠牙的怪物,冲破黄光,往头顶声音的方向扑去!
    羽儿听出那声音是谁了:
    “小心!!”
    “‘小心’又三遍了姑娘,谢谢啊。”
    笑声里,一个洪亮如钟的声音,震耳而下:
    “玄光彻照,万鬼潜形,破!”
    头顶,淡黄光芒猛然大盛,凝成了一道巨大的光柱,铺天盖地、倾泻而下!
    那青面怪物好像碰到了克星似的,浑身的黑气一震散去,僵在半空,躯体不断缩小。
    “此事并非因我秋生而起,却要累得我魂飞魄散。
    苍天无眼,世道不公啊!!”
    惨叫声中,黄光、黑气和怪物三者相碰,发出一声巨响,振聋发聩!
    羽儿觉得眼前猛然一耀,晕了过去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微风拂面,凉凉的,很舒服。
    羽儿睁开眼。
    宅院还在,晨曦遍布山谷,天空一片光明。
    青衫少年就站在眼前,石像和水潭都不见了。
    “醒啦?”少年道。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洛羽儿道,“我不是掉到水潭里了吗?水潭呢?”
    “鬼幻之术,也就是障眼法,懂?”
    “障眼法?哦,所以那水潭、石像都是假的,那秋先生他……”
    “你是说那只‘怨魈’?”
    “什么‘消’?”
    “《魍魉拾遗》记曰,‘怨魈,佛经云‘达婆刹’,乃山中鬼物之类,因生前怨念过重,死后积魂不散而成。以山中阴气为食,善鬼变之术,甚少攻击生人。’”
    “秋先生他是个鬼怪?”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少年道。
    羽儿想起了昨晚那个怪物:
    “可你不是说,书里说它很少攻击生人吗?那为什么昨晚,秋先生他还会那样?”
    “好问题,问他们。”
    青衫少年的身旁,四个躯体躺在地上,正是那富商夫妇、文官和武官常猛,闭着眼、脸黑如炭。
    富商拿着把小刀,刀柄上黑黑的都是灰,沾在手上像些黑斑。
    文官攥着把匕首,闪着寒光。
    两把利器上都有血迹,两人的身上也都有几道伤口,鲜血已经凝固。
    “怨魈本来很少害人,”青衫少年道,“可要是受了什么外界的剧烈刺激,它身上的怨气就会大作,瞬间变成个没心性的杀人鬼物。”
    羽儿看着尸首手里的那两把利器,“你说的剧烈刺激,就是……”
    “昨晚,”少年道,“那文官看见了那副宝贝画,起了贪念,故意让书生带去赏别的画作。
    到了后院,书生拿出其他画之后,文官拔出匕首,就想杀人夺宝。
    可谁知想干这事的,不只是他。”
    “还有这个人,对吧?”
    羽儿看着富商手里的小刀,想起了昨晚,这人总在袋子里掏东西的样子。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少年道,“这头肥猪明显就是个小气鬼,给人说几句,脸就变了天似的,还一个劲地诋毁人。
    就这么个人,怎么突然大方了起来,肯出大价钱买秋先生的画?”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他有古怪,”羽儿道,“我懂了,他是想骗秋先生把别的画都拿出来,所以故意抬高价。”
    “还有,”少年道,“他看到那张宝贝画一点也不奇怪,张嘴就说,还有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,就好像他早就知道,书生还有好东西似的。
    还有他那小妾。
    老缠着,要到别的男子卧室里去,他那小气鬼丈夫不但没生气,还催着她去。
    他们想干嘛?”
    羽儿明白了:
    “他们肯定早就知道秋先生家里有宝贝,想来抢。
    不对,他们只是路过而已,怎么会预先知道?”
    “那小妾都说了,她一直住山脚下,偶尔听上那么一耳朵,有什么稀奇的?
    再说了,指不定是书生家的那个仆人下山时,到她那‘院子’里‘逛’了一回,告诉她了呢?”
    羽儿点了点头。
    “所以,”少年道,“大半夜的,一个拿刀一个匕首,你砍砍我来我戳戳你。
    这热闹劲儿,那‘怨魈’它能不发作吗?”
    羽儿都明白了,“可这都是些皮外伤,死不了人的。”
    “还懂点仵作啊姑娘。
    谁告诉你,他们是互相砍死的?
    怨魈鬼变之后,专吸人体精气,你看他们那脸,那就是精气尽失的迹象。
    这说起来,他们要真是被砍死的,也就好了。
    你知道浑身精气被吸干,还是被个鬼物吸干,这身上是个什么感觉吗?
    那叫一个舒坦……”
    少年笑着。
    &nbs
    inject()
    p;羽儿觉得身上凉飕飕的。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”她说,“昨晚那文官临走前,还特意问了这常猛,要不要一起去看画。
    他这是怕常猛跟了去,多了个厉害的对手,对吧?”
    “六六六。”少年道。
    “什么六?”洛羽儿道。
    少年神秘一笑:“就是说,傻姑娘你也傻不全。”
    “你才傻咧……”
    羽儿全明白了。
    原来,昨晚这些人的一举一动,都是那么的包藏祸心。
    四条活生生的人命,就因为“贪”这个字,都化作了烟消云散。
    羽儿又问少年,既然昨晚你早知道秋先生要害人,为什么不早点救人?
    少年说我又不是神仙,那书生早先也没有化鬼,我怎么能早知道?我也是在秋生跑回来,说文官害人的时候才知道的。
    羽儿问为什么。
    少年说,当时秋生说自己落了水、爬上岸跑回来的,那他身上的衣裳应该早湿透了,贴在身上才对。
    “姑娘你还记不记得,当时,秋先生的衣裳是怎么样的?”
    风吹白衣,漫天飞。
    羽儿想了起来。
    所以,从那时候起,青衫少年就知道秋生没有落水。
    他在说谎。
    如果真是那文官害人、秋生自己逃了回来,那他直接说就好了,又何必编什么“落水”的谎言?
    所以,秋生一定是想隐瞒什么,又或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    他还很着急的样子,恳请洛羽儿等人去救人,还说愿意把藏品都拿出来作酬劳。
    “这就叫‘动之以情,诱之以利’。”
    少年道,“几个人深夜到后院赏画,突然有人惨叫,然后一个人又突然出现,扯着谎要骗人到后院去。
    你说,他能干什么好事?”
    洛羽儿恍然大悟。
    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

笔趣阁(m.xiaoshuo240.cn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大唐第一神探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xiaoshuo240.cn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