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五章 西去逆水行舟 1/2  大唐第一神探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大唐第一神探由笔趣阁(m.xiaoshuo240.cn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    陇山以南、峻岭之下,走来了两个年轻身影。
    “你说,你父亲就是上邽县县尉,洛元堂?”赵寒问。
    洛羽儿点点头。
    之前,她父亲洛元堂奉命,探查上邽城里的那桩“人头鬼案”。
    期间,他曾无意中对洛羽儿说过,这桩案子太离奇了,绝不是人能够做下的,应该是鬼怪所为。
    后来,洛元堂被县令吴晋罢了官,赶回了家。
    一天夜里,他在吴晋的私宅里被人发现,身边,就躺着吴晋的无头尸首。
    那些人就说是洛元堂杀了吴晋,还是整桩案子的嫌犯,把他抓到了县衙里去。
    可洛羽儿坚信父亲所说,这案子就是鬼怪做的,父亲是被人冤枉的。所以她才跑出来找法师捉鬼,救父亲脱罪。
    “你父亲和那个吴县令,有没有什么私仇旧怨?”赵寒问。
    “从没听说过。”洛羽儿道。
    “是这样。”
    赵寒摸摸下巴,若有所思:
    “专吃人头的鬼……
    《灵鬼琐闻》里倒是说过,两百年前,拓跋魏朝的时候。
    有个发酒疯的小官,骑马把一个小贩几岁的儿子撞死了,事后却没有受到半点责罚。
    那小贩出身低微,上告无门。
    他一怒之下,夜里闯进了那小官家里,杀光了一家七口,连刚出生的婴儿也不放过。
    那小官刚好没在,躲过了一劫。
    后来,小贩被小官带人逮着。
    小官恼羞成怒,一刀把小贩的头砍下、剁成肉泥,让他死而不得全尸。
    小贩死后,怨气盈积不去,化成厉鬼、专吃世人的头,以发泄世道不公的怨气,弥补他死后无头的缺憾。
    这阵子,你们上邽城里,有没有什么犯了大案的犯人,被砍头示众的?”
    “没有啊,”洛羽儿道,“我说赵仙人……”
    “八百遍了姑娘,我不是仙人。”
    “赵寒,成了吧?你问也问过了,咱们赶紧回上邽捉鬼去。”
    “好啊,山路走腻了,走走水路?”
    前方,清风吹拂,两面高山交夹之下,一条大河呼啸而去。
    这就是那条,横贯陇右、直通长安的河流,渭水。坐船溯水西上,是一条比较快的回家路途。
    两人走到江边。
    河面很宽,江中浊浪涌动,江边有个破旧的渡口,看不见一条船。
    “这渡口好像丢荒了,不会有船了。咱们往上游走走看看。”洛羽儿道。
    “嗯,你去看,我躺会。”
    赵寒靠在块石头上,打起了盹。
    “这家伙……”
    洛羽儿翻了个白眼,正想走去,江面上飘来了一个物事。
    “船,有船来了!”
    洛羽儿扬手打着招呼,不一阵,一条大船靠在了渡口。
    “这好像是条货船,”洛羽儿道,“他们不会不载客的吧?”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赵寒突然睁眼说话,差点吓了洛羽儿一跳。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洛羽儿问。
    “因为他们已经载了客。”赵寒道。
    那船头突然冒出了许多船夫汉子,个个拿着刀枪,当前是一个年轻壮实的船工,对两人大喊一声:
    “你俩什么人?!”
    “好人。”
    赵寒走到岸边,笑着打招呼:
    “只坐船,不劫道的好人。”
    这话,正好说中了壮实船工的心中所想。
    他打量着少年和少女:
    “我谅你们也不敢。这段河里,哪个贼人的招子瞎了,不认识我们‘龙脊帮’的旗子?”
    船头,一面三角黄旗迎风招展,旗上,蛟龙怒吼朝天。
    渭水横贯八百里秦川,每月漕运往来,成百上千。
    为了保护道上的周全,沿岸各地的商客,都习惯把货品交给船帮护送。这“龙脊帮”,正是为首的几大船帮之一。
    “船大哥,“赵寒道,“我们要到秦州的上邽城去,捎一程呗。”
    壮实船工回头,向一个老船夫道:“谭伯您看呢?”
    老船夫满脸都是皱纹,一双老眼望着赵寒二人:
    “二位,这渡口好多年没人用了,你们是怎么找到这来的?”
    “我俩从陇山下来的,”洛羽儿指着赵寒,“他带的路。”
    “这河千八百里的,”老船夫道,“就属这一段最荒,时不时都有水贼出没。咱循例问问,二位别怪罪。”
    “老伯,”洛羽儿忍不住问,“您这船上除了运货,是还载了别的客人吗?”
    老船夫眼睛一眯:“你怎么知道?”
    “哦没有,”洛羽儿瞥了眼赵寒,“就是随便问问。”
    老船夫又打量了两人好一阵子,才道:“前头也有个丢荒的渡口,已经上来好几位了。
    你俩也上来吧。”
    他指了指身后,那里有个昏暗的船舱,船工们的刀枪闪着寒光。
    洛羽儿有些犹豫。
    “多谢老伯哈。”赵寒朝洛羽儿一眨眼,走了上去,洛羽儿只好跟着。
    “赵寒,”她边走边低声问,“你怎么知道,这条船还载了别的客人?”
    “船身外头,”赵寒道,“靠近水面的地方,有条吃水的白线,瞧见了没?”
    &nbs
    inject()
    p;“没有啊。”
    “没有就对了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河道走货都有时限,货船为了按时运达,通常会在船身上划一道吃水线。
    船载货的数量,一般都是做到,刚好不越过那条线。这样货装得比较多,船也还能走得比较快。
    可这船连吃水线的边角都瞧不见了,船头上客的口子上,还有刚被多人踩过的痕迹。
    这就说明,刚刚有好些客人上了船,还带了些什么东西,所以这船又往下沉了些,那吃水线就没入水里了。
    懂?”
    洛羽儿看着栏杆上的脚印,又看着赵寒,有些惊喜。
    船舱里,堆着不少木箱货物,日光从两头的缝隙透进来,有点昏暗不明。
    除了船工之外,舱里还有几个奇怪的人。
    三个挑夫装扮的男子站在中央,一高一矮一壮,低头看着地面。每人背上还有个长长的布条,不知道装了什么。
    还有个灰衣汉子,身高体硕、眼神锐利,腰间挂了个长鞘。
    这四人站成半圆,守着一张木椅。
    椅上,一个幞头长衫、面貌儒雅的中年男子,正在闭目养神。
    舱尾的角落里,还有个孤独的身影靠在墙壁上,看不清楚样子。
    赵寒和洛羽儿正看着,那灰衣汉子一眼瞧见了: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转过去!”
    “石远。”
    一把厚重沉稳的声音响起,是那个闭着眼的长衫中年人: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

笔趣阁(m.xiaoshuo240.cn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大唐第一神探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xiaoshuo240.cn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